08
2018
07

今晚报数字报-流浪犬伤人谁来管

  入夏以来,流浪犬伤人事件频发。先是湖南湘潭大学一女生被校内6只流浪犬撕咬受伤,再是北京市朝阳区一只流浪犬连续咬伤8人。随后,浙江海宁一只流浪犬又当街咬伤21人。近日,浙江省杭州市萧山区疾控中心接报发生1例狂犬病,经流行病学调查,患者曾于一个月前被一只流浪犬咬伤,且伤后未做任何处理,患者发病3日后死亡。

  据悉,目前流浪犬数量不小,但在治理方面似乎陷入了怪圈:不出事没人管理——出事捕杀流浪犬——不同声音出现后放弃捕杀——不出事没人管理,以至于年年报道流浪犬伤人的事情,问题依然存在。究竟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流浪犬?目前治理措施有哪些?攻击人类、造成伤害后的责任由谁承担?对此,记者进行了深入采访。

  流浪犬威胁居民人身安全

  内蒙古自治区呼和浩特市某小区,近日已发生多起流浪犬咬伤人事件,受害者就包括乔先生和他三岁半的女儿。乔先生说:“胳膊上咬了一个大洞,头上最严重,很大一个三角口子。我们打疫苗的时候了解到,被这只流浪犬咬的至少有八九个人。”

  同一周,在湖北通城,一只疯狗两天连咬28人,全县出动五分之一的警力抓狗;江苏常州的一只流浪犬咬伤5人之后逃走,也引发“全城通缉”。

  江苏省南京市第二医院急诊科近一周以来,动物咬伤门诊的就诊量急剧增加,最多每天超过400人。

  由于受居住生活环境条件的影响,流浪犬身上携带着大量的细菌,这些细菌类型主要有:破伤风杆菌、布鲁氏菌、钩端螺旋体、肉毒梭菌等。其中,布鲁氏菌、破伤风杆菌、钩端螺旋体都属于人畜共患病的细菌类疾病。同时,流浪犬无节制的繁殖,导致流浪犬数量进一步增长,这就给治安环境带来了安全隐患。

  伤人事件背后存管理漏洞

  流浪犬咬伤人后果严重。根据国家有关部门近日发布的全国法定传染病统计,今年3月,全国有21人死于狂犬病。根据国家有关部门的全国法定传染病统计,2017年,全国有502人死于狂犬病。

  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研究员支振锋在接受采访时说,地方政府应该下定决心解决流浪犬问题。此前,支振锋曾就养犬管理立法进行深入调研。

  但是,下决心之后的问题,也并不简单。先来看看第一个问题——流浪犬归谁管理?

  据媒体报道,在陕西省西安市,警方每年收容的流浪犬在4000只左右,其中大部分是弃养犬,目前警方已经收容处置了近4万只流浪犬。在江苏省南京市,2007年至2015年10月,当地警方收容流浪犬总数已经超过3万只。经实地走访了解,这些流浪犬,除了少部分属于走失外,大多是遭主人遗弃。

  某流浪动物公益组织负责人汪洋(化名)认为,弃养是流浪犬形成的重要原因,不负责任地养育为流浪犬数量呈几何级数增长埋下了隐患。

  支振锋告诉记者,在更深层面上,各地的养犬管理法规针对弃养犬的行政处罚过轻,无法触动养犬人纠正违法行为。与此同时,各地养犬管理涉及多个部门,管理体制并不顺畅,无法对流浪犬进行有效管理。

  《北京市养犬管理规定》显示,公安机关具体负责养犬登记和年检,城市管理综合执法组织对因养犬而破坏市容环境卫生行为的查处,市公安局设立的留检所负责收容处理流浪动物。记者发现,很多人并不知道留检所的存在,有些地区甚至没有条件设立留检所,出现流浪犬伤人后,一般由民警或者城市管理部门进行捕捉。

  “谁来担责”问题厘不清

  既然不好管,那么“流浪犬伤人后谁来担责”的问题就更加有些厘不清的意味。

  小区曾经出现的流浪犬就是因为有人喂养。在采访中,对于流浪犬,民众们最担心的问题是,如果被流浪犬咬伤,该向谁去主张赔偿?

  据报道,去年3月8日,北京市民王某在小区内被流浪犬咬伤,于是将长期喂养这只流浪犬的邻居杜某诉至法院,要求杜某对其进行民事赔偿。最后,法院经审理,判决杜某赔偿王某医药费等费用。

  近期,福建省将乐县人民法院也宣判了一起被流浪犬咬伤的索赔案,判决长年投食者承担相应责任,维护了被咬伤市民的权利。

  北京律师邹娜向记者介绍说,根据我国侵权责任法规定,动物致人损害一般由饲养人承担责任,而对于流浪动物致人损害,大致可归纳为以下几种情况:

  由流浪动物的原所有人或管理人承担责任,但流浪动物被遗弃后,事实上难以找到原所有人;

  由喂食流浪动物的人承担责任。如果长年给流浪动物供食,让流浪动物活动并居留,就已经构成特殊的饲养关系,并转化成事实上的收养。所以对流浪动物的侵害行为,投食者要承担相应责任。但如果只是偶然、临时的喂养,则不需要承担责任;

  由第三人承担责任。因第三人的过错致使动物造成他人损害的,被侵权人可以向动物饲养人或者管理人请求赔偿,也可以向第三人请求赔偿。

  亟待立法规范动物豢养

  那么,就到了最后一个问题,也是最关键的,既然狂犬病造成了如此大的危害,又有那么多的流浪犬,为何至今不能有效解决?

  犬证没有普及、弃养无从追责或许是主要原因。家住北京市回龙观地区的郭欢(化名)告诉记者,她去年养了一只哈士奇,为犬办理户口是很难的,除了要花费上千元,办事效率也让人头疼。在没有强制性要求下,很多人自然不愿意给犬上户。

  支振锋认为,养犬问题属于地方事务,由地方进行立法,但在各地进行地方立法的基础上,可以考虑由国务院出台行政法规,对养犬涉及的共性问题、原则问题进行规范,有利于各地遵照统一执行。

  支振锋的看法是,首先要采用科技手段加强养犬管理,比如上海规定犬必须植入生物芯片,芯片中要有犬主人的姓名、单位、联系方式、注射疫苗记录等信息。无论是主人遗弃,还是自行走失,通过扫描电子芯片可追踪相关信息,督促主人依法养犬。同时,对于违法弃养的,规定更为严厉的处罚,减少家犬变成流浪犬。

  (摘自《法制日报》)

« 上一篇下一篇 »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