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2018
08

泰山小动物保护中心被曝“虐狗” 民间动物保护力量展开“黑白战”

泰山小动物保护中心被曝“虐狗” 民间动物保护力量展开“黑白战”

近日,泰山小动物保护中心,患病的狗被安置在老弱病残犬区。 记者刘玉乐 摄

泰山小动物保护中心被曝“虐狗” 民间动物保护力量展开“黑白战”

泰山小动物保护中心目前有700多只狗 本版照片均由记者刘玉乐 摄

泰山小动物保护中心被曝“虐狗” 民间动物保护力量展开“黑白战”

泰山小动物保护中心被曝“虐狗” 民间动物保护力量展开“黑白战”

泰山小动物保护中心被曝“虐狗” 民间动物保护力量展开“黑白战”

泰山小动物保护中心被曝“虐狗” 民间动物保护力量展开“黑白战”

  照片从上到下依次为:施正义抱着患有皮肤病的白棕花纹狗;这只患有狗瘟后遗症的狗常会抽搐抖动;基地工作人员在清理粪便;狗粮中掺有部分紫薯面条。

  山东泰山小动物保护中心(以下简称“泰山动保中心”)正遭遇危机。这次,非狗粮断顿,非被迫迁址,而是志愿者嘴里的“遭遇成立以来最为严重的信任围攻”。

  这个民间动物救助组织,走过 10 年时间,搬过6次家,注册法人变更过3次,管理团队无数次变更。被质疑的遭遇从成立后就没停止过。

  “抹黑”与“正名”的黑白争夺战,已持续至少半个月时间。这个民间机构,连同现有的700只狗的走向,让人关注。

  一、“掘尸”曝光

  8月6日,泰山动保中心负责人施正义指着犬舍大喊“随便拍,我说的话都可以录下来。”声调提高了很多。他表示,欢迎媒体对基地进行报道和拍摄,但不欢迎“捣乱者”“抹黑者”。

  基地位于济南市长清区双泉镇尹家村一座山上,占地约15亩。7月27日,这里被网络视频曝光“虐待动物”。次日,基地遭遇志愿者堵门。此后,施正义开始在这里接受媒体采访,对视频所涉问题进行驳斥。

  7月27日的几段视频(以下简称“7·27视频”),把泰山动保中心推向舆论风口:各地动物保护人士,向施正义打来电话,或通过微信和QQ等社交工具表示关切,中间掺杂着无数谩骂和诘责。7 月 27 日晚,手机号码18769771758,遭遇疑似“呼死你”骚扰:间隔两秒,响两声就挂断。此号码,既是对外公布的对公微信号,也是公开的联系电话。施正义被迫将此号码关机处理。次日,恢复正常。

  “7·27视频”挑战着动物保护者们的承受底线。其中,最刺激人们眼球的是一只狗躺在地上,几只鸡在这只狗身上啄食。从视频来看,这只狗疑似死亡。视频中,一位女子喊道:“没见狗吃鸡,却看见鸡吃狗了!”对此,施正义称,该镜头拍摄地位于基地后面,一处狗死亡后埋葬的地方。“拍摄前一天,死去埋葬的狗被拍摄者掘出,用于拍摄视频。”施正义提供的一段视频显示,多位男女在用铁锨刨掘,女拍摄者称“太臭了”,等刨掘露出编织袋后,有人向同伴索要手套,欲将编织袋拉出。

  施正义称,自7月4日开始,有人陆续发起攻击。他出示的4个QQ群聊天记录截屏显示,有人在国内动物保护群内发布信息:泰山动保中心在每次接收狗狗后,等志愿者走后关上大门就开始杀狗,有一只小狗给他们作揖最后也杀了,现在也不埋了,他们有个炉子直接就烧掉了。发布者号召:“快扩散出去,让爱狗的人知道泰山动保中心杀狗的事。”

  采访当日,施正义接听了一个来自广州的电话,对方提出多个问题质问“为何不善待狗狗”。

  二、黑的白的

  网络传播的“7·27视频”,包括“锅内黑水”“桶内黑色面条”“掉毛的狗”“吃屎的狗”等刺激性镜头。镜头中的拍摄者和参与者,均以口罩和墨镜遮面。

  8月6日,记者实地探访。大门外就听到阵阵犬吠声。两进大院,第一进院为厨房、管理房和仓库;第二进院是狗舍。仓库内堆着成袋面粉、面条和十几包狗粮,一台面条机放在仓库后部,靠墙红色货架上摆放着药品。

  施正义指着面条机说,因来了爱心面粉,特购进一台二手面条机,花费500多元。面粉内添加麸皮,压成面条,晾干后作为狗粮。饲养员刘师傅(应当事人要求不具全名)揭开电饭锅锅盖介绍:“这就是紫薯面条。”面条呈紫色,汤汁紫黑色。“这就是镜头里的黑色面条。紫薯面条不就是这种颜色吗?被曝光后,不敢再给狗吃。留给饲养员当早餐吃。”随后,他从仓库里找出两袋未开封的面条,包装写有“紫薯挂面”“高粱挂面”字样,面条呈紫色。

  厨房大锅里冒着热气,粥状汤汁呈棕黑色。刘师傅舀起一勺,热气中散发肉香。他介绍,“视频里所说大锅里的黑水,是煮紫薯面条的水。这里面是水煮牛肉末。”大锅锅口和灶台,有不少油腻和污垢。灶台旁边是6口大桶,桶内盛着煮好的面条。施正义解释,“隔着屏幕闻不到味道。被人说成,泰山动保中心把又黑又馊的东西给狗吃。”

  二进院内,是成排的犬舍,分3个区,约100间。院内犬声鼎沸,转着圈狂吠的狗狗,毛色顺亮。施正义走到笼内,抱起一条白棕花纹狗,指着背部掉毛处说:“这是皮肤病,药物使用后,开始生出新毛了。如果有人指着这条狗拍个视频反问:‘看,这是被泰山动保中心虐待的狗’,你怎么看?”

  对于现状,一些外地爱狗人士表示,没有必要再去基地实地探访,因为后来看到的状况都是整改和粉饰过的。他们相信,“7·27视频”反映的是基地此前的真实情况。

  三、狗吃粪便

  事件陷入“罗生门”:泰山动保中心称,有人抹黑,别有用心;部分动保人士认为,视频可证明虐狗,要求更换泰山动保中心管理层。

  施正义谴责,“是选择性拍摄。基地现有700多条狗,怎么不去拍膘肥体壮、毛色顺亮的,反而盯着老弱病残的个别狗?”他指着两间狗舍,其中一间门上写着“8月3号进”字样,里面5只狗悉数蜷缩,无精打采,而旁边狗舍里面的4只狗,则精神旺盛。施正义解释,这是前几天公安部门送来的流浪犬,或因惊吓,没有精神。旁边的狗狗在基地住过一段时间,则精神旺盛,“吃饱喝足、健康有精神,才会活蹦乱跳。”

  6日10:00,饲养员喂过早饭和凉水后,正在清理狗舍。记者确实看到,有些狗舍内粪便还未清理。刘师傅称,“有时候,前脚清理了它又拉了。”

  关于视频中出现“狗吃粪便”的镜头,拍摄者马姓女士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承认“其中有一段确实是去年所拍”,她认为“狗吃粪便是因为食物不够”。施正义反驳:“狗吃不到东西,会拉那么多屎吗?”镜头里成堆的粪便,从哪里来的?他解释,狗吃粪便应是缺一些微量元素,“狼行千里吃肉,狗行千里吃屎”是基本常识。参与“为泰山狗狗请愿”群的动保人士称,“狗吃屎就是饿了”,“见过狗吃人屎,没见过狗吃狗屎。”

  “7·27视频”镜头中,狗舍内存在大量粪便未进行清理。动保人士称,从镜头里的粪便中看出,泰山动保中心给狗喂的都是麸子皮,狗根本吃不到有营养的东西。还反映出,视频拍摄前,狗舍长时间得不到打扫。

  这个基地只有4名饲养员,均来自附近农村,每人日薪95元。在施正义看来,4个人照看700多只狗很累,“我们也意识到,管理不足肯定存在,肯定有患病犬种不能被及时发现的情况。”

  12排、16排狗舍是老年犬区,基地中老弱病残狗集中在此。记者看到,有一只狗身上几乎毛发全部掉光。施正义指着一只瘦弱且不停抖动的狗称:“老志愿者都知道,这只狗患狗瘟后遗症,不停地抽搐抖动。”

  四、人身攻击

  辟谣的施正义被人攻击为“包养小三”,他半是调侃地辩称“事实上,我是单身”。此外,本地和外地爱狗人士积极为基地正名,同样遭遇人身攻击。

  爱狗人士高女士(应当事人要求不具真名),南京人。7月27日,在国内一个动保群看到“泰山虐狗”视频后,她一度愤慨。当晚,从南京驱车赶到济南直奔基地,于7月28日早7:20进行实地考察。她将真实情况拍摄成视频发送到所在动保群内。

  她告诉记者,“基地不存在虐狗行为,这里为动物救助作出的努力应获认可,相关措施也做得到位。”她提供视频进行证明:自己的车辆在离开基地后,遭到多辆车“尾随”“阻碍”和“别车”。因实地调查并上传视频“辟谣”,高女士在不同动物保护群内,遭部分网友谩骂。

  济南人“贞子”(网名,不便具名),有过4年动保公益活动经历。她每隔一月就到基地探望一次,她与男朋友助养基地的一只狗。“贞子”接受采访时表示,自己对基地真实情况比较了解。“视频中那只眼睛周围结痂的狗,我每次去都会关注。是真的患病,用了不少药物。每次去,会给它清洗眼屎。”

  “贞子”说,“我在很多群里发声,都会引发谩骂。谩骂者并非理性讨论问题,而是人身攻击。我不得已留言说‘我说的再多,你们也不信,如果真关心这个基地,就实地去看一看,才知道真实情况’。”

  在“为泰山狗狗请愿”的微信群内,有150多名爱狗人士,来自全国各地,公开表明是“泰山”志愿者的数量仅为1。“7·27视频”事件前后,到过泰山动保中心的仅有2个。他们要求的是“让施正义走人,更换管理团队”。这位自称“泰山”志愿者人士称,“7·27视频”反映属实,称“一样的犬舍,一样的笼子”。再追问,“何时去过基地?”她不回答,而反问“是否养过狗”。

  施正义怀疑,“有人攻击泰山动保中心,真实目的是想接收这个组织,用作他途。”他表示,这个组织生存很艰难,“在这批爱心面粉来之前,我们储备粮从未超过3天,每天一睁眼就要担心粮食断顿。”

  五、资金流向

  泰山动保中心2006年成立,2008年在省民政厅注册。基地10年内经过数次搬迁,分别经历过十六里河、大饮马、扳倒井、遥墙张越家村、史家峪村,2017年8月19日搬至现址。

  施正义说,史家峪村基地,原是个废弃采石场。每年房租4.3万元,有电无水,需水车送水。水价不断上涨,从开始的10元/车至20元/车,搬迁前已增至25元/车。

  作为一家民间动物救助收容机构,资金来源完全靠社会捐助,其资金使用和管理常遭质疑。施正义坦言,在中心管理层面,确实存在诸多不足。

  记者想了解泰山动保中心的账目。施正义称,手头没有账本,基地请代理记账公司记账,适当的时候可以公开,并接受审计。8月8日上午,泰山动保中心被省民政厅约谈,原因是中心被举报“非法集资”,但举报者并未拿出相关证据。施正义表示,接受省民政厅监督和对账目审核。他称自己“问心无愧”。

  这个组织没建立“志愿者进出制度”。用施正义的话是“无门槛”。他称,目前拥有5个QQ群和4个微信群,志愿者总量预估在7000人以上,“只要入群就算志愿者。也有很多人仅潜水和围观。”

  关于资金来源和去向,施正义出示多项记录显示,“泰山动保志愿者”微信群和QQ群内,每天公示收支账目。内容包括,收到捐赠内容(包括实物、现金,并注明捐赠人和捐赠方式)、当日支出及用途等。不过,不管是日公示还是月公示,都为动态手段。对于成立以来该基地账面的结余和盈亏情况,施正义不掌握具体情况。

  民间组织,尤其是带有公益色彩的组织,在捐助资金接收、使用、去向等方面,一直都遭遇质疑和诟病。

  基地不足之处还体现在:管理层缺精力,志愿者不固定,养护人员无医疗经验。对于一个民间救助机构,难以求全责备。

  六、数量疑点

  基地救助狗狗的真实数量,成为“较量”双方围绕的一个焦点。

  “7·27视频”中,有人质问:“基地一直对外宣称救助了1000多只狗,现在只有628只。”被救助的数量,确实成为这次基地管理方绕不开的核心问题。

  记者了解到,在针对该基地的公开报道和基地对外宣传的口径中,1000多只狗的数量确实经常被提及。有动保人士围绕数量质疑:300多只狗去哪里了?

  对此,施正义解释,实际上目前基地的数量是700多只。对外宣称的“基地救助1000多只狗”的原因有两个:一是与公安方面送来流浪犬的统计数据存在出入,有一些狗被送来后,又被原主人和助养人带走了;二是确实存在基地向外界多报一些数量的行为。他解释:“主要是为更好地募集捐赠,基地粮食经常面临断顿危机,要做好预案。这种多报行为,也是国内动物救助组织常见的。”

  目前基地缺少一本明晰的救助档案。这些年来,没有针对狗狗救助、收养、死亡等相关信息进行建档登记。

  记者问及这个问题时,基地方面拿出20多份已填写的《动物领养登记表》,称领养都有登记。登记表上填有领养人信息、被领养动物信息。在领养人捐赠记录一栏中,金额写有200元到1000元不等。捐赠方式多注明为“微信”。

  这场还在持续的“黑白战”较量,正在影响着泰山动保中心的运营。最明显的是,有个爱心人士7月底承诺捐赠一批鸡架,事件发生后没了音讯。但,求助收留流浪狗的电话还在响起。

原标题:泰山小动物保护中心被曝“虐狗”民间动物保护力量展开“黑白战” 以爱狗的名义“较量”

« 上一篇下一篇 »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