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2018
05

【长城微评】是谁在给违法鸟贩充当“眼线”?

原标题:【长城微评】是谁在给违法鸟贩充当“眼线”?

   #广告“神药”#

网友“山东一禾”:药企轻研发重销售,得改改了

  新华社4月24日报道,一批广告“神药”近期引发关注,记者调查发现,140多家医药上市公司中,超过40家销售费用占营业收入的比例突破30%,最高者达到66%。其中,不少药企的广告费开支在1亿元以上,超过自身的研发费用。

  这意味着,有些药企1元收入6毛砸向销售!这种“重销售、轻研发”的畸形发展方式可谓病得不轻,是得改改了。研发创新是医药企业的根本,但大量资金投向销售领域,势必会大大减少研发投入。肩负治病救人责任的医药行业应该把更多的精力放在医学证据的建立上,通过疗效和安全性赢得市场,而不是依赖海量的广告。唯有改变“重销售、轻研发”的局面,才能站在科研前端研发出新药、好药,进而为百姓健康和健康中国提供更有力的支撑。

网络图片。

   #鸟贩“眼线”#

网友“贫下中文朱永华”:是谁在给违法鸟贩充当“眼线”

  环保志愿者这边向森林公安等有关部门举报有人贩卖野生“三有”鸟类,森林公安尚未赶到查处,就有穿“市场管理”制服的人员捷足先登,不是进行现场查处,而是提醒鸟贩们有人举报“赶紧离开”,结果等森林公安赶到现场,却只抓住几个还没来得及撤走的鸟笼,昌平区园林绿化局的工作人员表示,初步确认并非森林公安泄露的举报消息,那么是谁走漏了举报查处消息又如此“贴心”提醒鸟贩们迅速做了“鸟兽散”。

  查处泄露消息者固然重要,关键还是理顺和严肃部门之间、上下级之间的职责关系,尤其是要明晰主体责任,让社会公众更清楚遇到什么问题,该向哪个部门反映或举报,别再让“有关部门”这一模糊概念,既淡化了主体责任,又混淆了职责范围,浪费了行政资源不说,还很容易造成扯皮乃至管理上的“一打一护”,出现问题还很难查处,实在是“得不偿失”。

网络图片。

   #“网瘾戒治”乱象#

网友“cysjt”:当依法终结“网瘾戒治”乱象

  不断引发争议的“戒网瘾”学校,再次曝出戒网瘾戒死人的悲剧丑闻。近年来,“戒网瘾”致死致伤的惨剧不断上演。何为“网瘾”?为沉迷网络的表现提供了解释。这个词往往被打上病态的烙印,在中国,网瘾还是被当成一个可以被强制治疗的精神疾病,不断生根、发芽、扭曲成长、畸形变异。在网瘾的梦魇下,这些父母来不及细思网瘾戒除方法的科学性和合法性,就掷下重金、签下“生死状”,一手把孩子推进“戒网瘾”学校的铁门。

  治网瘾治死人是社会的悲剧,法律的悲哀。由于现行法律法规并不健全,导致目前这类机构的法律地位和准入标准不明确。治疗孩子的网瘾,需要家长重视,更需要社会重视,如何开一个良方,让孩子们思想摆脱网络的束缚,需要共同的努力,切不可通过旁门左道的方式达到治病救人的目的。拯救孩子们,请将爱字放大,让爱的力量,为孩子们健康成长打造一个良好的环境,别再让“戒网瘾”学校成为危害青少年健康的生命杀手!

« 上一篇下一篇 »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